欠款难收,典当行频频起诉当户

  “最近两年来,典当行的案件特别多。”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的温占敏法官告诉记者,这类案件几乎都是典当公司起诉当户。记者了解到,2012年,该院典当纠纷案件从上年的3件一下猛增到37件,2013年仅1月至9月就达到了33件。

  放得出钱,收不回款

  前不久,李某因为企业资金紧张,向合肥一家典当公司借款。双方协商后,典当公司与李某签订《典当合同》,约定李某以其自有房产为当物向典当公司借款1100万元,同时双方还就当物签订了一份《房产抵押合同》。两份合同签订后,典当公司如约向李某发放当金1100万元。

  然而,借款期满后,李某未能还款,既未续当也未赎当,被典当公司诉至法院。合肥中院经审理判决:李某立即归还典当公司当金、本金10109000.00元;典当公司对本案所涉当物(即房产)享有优先受偿权。

   平均涉案金额过千万

  “最近两年来,典当行的案件特别多。”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的温占敏法官告诉记者,这类案件几乎都是典当公司起诉当户。

  据中院统计显示,2005年以前,法院几乎没有典当纠纷案件;2010年以前,典当纠纷案件数量只有个位数;2011年典当纠纷案件3件,但2012年一下猛增到37件,2013年1月至9月就高达33件。

  “现在的典当不再是为了解决温饱了,而是为了‘调头寸’,也就是说为解当户燃眉之急。”合肥中院的法官这样告诉记者。同时,典当纠纷案件的诉讼金额也越来越大。记者在合肥中院受理的典当纠纷案件进行了粗略统计,今年33件案件中,涉案金额为42970万元,平均每个案件涉案金额达1302万元,诉讼金额最大的案件高达9000多万元。

   “见物放款”风险大

  频频起诉的典当行,虽然胜诉率高,但却暴露出了很多问题。今年10月,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省商务厅专门发出一份《司法建议》。“典当公司频繁作为原告提起诉讼,反映出典当行业的风险较为突出。”温占敏法官说,典当行业在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不少,涉及宏观环境、政策法规、社会意识及行业自身的规范等。

  记者得到的一份材料显示,2012年合肥有81家典当企业,从业人员777人,平均下来一家公司不到10人。然而,这些企业却发放了近60亿的贷款。

  “典当行业的风险确实大。”采访中,合肥一家典当行的负责人也承认:银行一般都是“审贷分离”,我们一般就是“见物放款”,一旦我们内控制度执行不严,经营风险就很大。

  “目前典当行业务比较单一,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典当,存在很大的政策风险。”合肥市一典当公司的老板告诉记者,一些不规范的公司也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形象。

  严格监管,建立退出机制

  “我们对典当行业出现的问题也非常重视。”省商务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“我们要求各地在审核新设立典当行和现有典当行事项变更时,必须严格管控,尤其要从严审查发起设立股东和新进入股东的资金来源、出资能力、财务状况等基本信息,防止盲目设立、扎堆设立、买壳卖壳和不具备资格的企业与个人进入典当业。”该人员还透露,他们还将利用年审制度建立退出机制,强制个别严重违法违规的典当行退出市场。(正言 袁星红)


返回上页
|  网站首页   |  协会概况   |  联系我们   |  法律声明   |  版权隐私  | ©2014 四川省典当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
蜀ICP备14020500号-1 (艾都科技设计制作)